真实活着的女巫下场如何 - 异奇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真实活着的女巫下场如何

编辑:老怪 时间:2019-09-07 奇闻指数: 手机版

  如果你是出现在欧洲中世纪的时候,你如果聪明了点,会懂得一些药草,喜欢读书,那么你就要小心点了,你会有可能被认为是女巫,魔女,而一旦被这样认为,那么你就只有一个下场,就是等待着被烧死,一起来看看真实活着的女巫下场如何吧。

  真实活着的女巫下场就是要烧死

  从15世纪至18世纪,一场长达3个世纪的排巫运动席卷了欧洲大陆,西罗马帝国灭亡后至西元十五世纪,西方进入所谓的中古世纪(Middle Ages),在这长达千年的黑暗时期,天主教神学是当时唯一的意识形态,因此魔鬼说的思想大行其道,认为世间万物为神所创,而每当发生灾祸时,便认为是邪恶力量在作祟;人们会违反社会规范或宗教,也被认为是因其被邪魔附身或本身即为巫师。这样的思想一直延续到十七世纪,在十七世纪之前,有数十万计的人,被指为异端、巫师而惨死在火刑或其他酷刑之下。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发生在十五世纪末至十七世纪的猎巫运动,在那段日子中欧洲各地火光熊熊,不论是宗教或世俗司法机关,皆大力缉捕所谓的巫师,然后用不合理的秘密审讯、证据法则、配合严刑峻罚,轻易的入人于罪。在这恐怖的运动中尤以女性为最大的受害者,几千名无辜的女性被判定为女巫,巫师被残酷虐待和凌辱,甚至被活埋和焚烧。女性在猎巫运动中首当其冲,成为最大的牺牲品。研究发现:80%的巫师是女性;女性又是排巫运动的主力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女性在猎巫运动中作为受害者和证人的比例都非常高。女性既是排巫运动的最大受害者,又是猎巫运动的主角

  美国女巫Lexa的真实生活

  Lexa是纽约首屈一指的女巫,寥寥数语的指点,就能让一个公司起死回生,让一个人的运势峰回路转。收费从200美元至1500美元不等,视客户需求而定。

  梦想成为作家,却在命运的引导下成为有执照的女巫,被《纽约邮报》、《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以当代最强大加冕。Lexa Rosean,十五岁出柜,第一个女友是妓女,出版过诗集,在曼哈顿出演过剧作,在中央公园舞过蛇,在探戈中跳了十几年男步

  但这些已被她神秘的女巫生涯打造得不动声色,她说最奇妙的,还是爱情。即使没有咒语,来自最心底的声音,一定会抵达冥冥,爱才是拥有最大魔力的咒语。

  她的个人网站上有Andy Warhol为她拍的照片,莉莉丝缠绕在脖子上,像衣领上的花边。

  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蹬着6厘米高跟鞋、穿着Armani职业套装,在曼哈顿大街上形色匆匆的女人,也不一定是白骨精,却可能是一个女巫。难道你还以为女巫都是鹰钩鼻、满面皱纹外加骑着破扫帚满天飞?把这些陈旧观念扔进大西洋去吧,美艳、时尚和专业才是她们最in标签。女巫们精通占星和塔罗牌,被大公司和明星们奉为座上宾。知道妮可?基德曼每接一部戏都要咨询她的占星师吗?占星师的一个不字,百万片酬也可以弃如草芥。在经济惨淡的2009年,女巫的报价却比房价还坚挺。

  接踵而至的万圣节、圣诞节是纽约一年最疯狂的派对季,而占星师和女巫则是这些派对中的明星,Lexa Rosean也不例外。她一再抱歉一个月之后才接受了《嘉人marie claire》的采访,因为她都要忙疯了。出身巨富之家,Lexa仍执意把家搬到East Village这个不甚匹配的区域这里有自由的气息。窗外飘着雪,第一大道上的灯火让纷飞的雪花闪烁不定,墙上挂着Lexa的经典照片:黑斗篷遮住头发,白肤,薄唇,眼神尖利通透。

  Lexa曾经以为诗歌和写作就是她的宿命,她的偶像是爱伦-坡,随便就能大段背诵她的诗歌,命运却在一次次阴差阳错中让她成为了一个女巫。我相信我是一个天生的女巫,但是我从未主动选择,是神选择了我,一步步地把我引领到她的身边。

  她的祖母是出身于波兰的犹太人。东欧盛产女巫,中世纪被烧死的女巫不计其数,吸血鬼电影也从这里滥觞。祖母通晓许多波兰的神秘法术,尤其是治疗系的咒语,她在院子里种植草药,炮制的药水非常灵验。我的母亲天生就有极强的灵力,钟情塔罗、水晶球,后来还研究犹太神秘术。从小我就被这些神奇的东西吸引,喜欢阅读关于咒术、塔罗、占星的书籍,祖母和母亲一直纵容我:祖母送了我第一副塔罗牌,母亲则会拿她的灵力对付我的小秘密我太倒霉了,什么都瞒不过她,这样的母亲挺可怕的。(笑)15岁的时候,所在教区的犹太拉比把Lexa驱逐出教。教籍是犹太人的身份象征,失去教籍相当于失去了民族认同。过程很痛苦。现在想来,大概是拉比们预感到我爱女人,为了不影响教里的其他女孩,他们才决定开除我的教籍他们知道得比我还早。

  失去了教会认同,就要去寻觅另一个圈子,Lexa选择了出柜(英文come out of the closet的直译。承认自己的性取向不同)。上世纪七十年代,同性恋维权运动刚刚兴起,多数人对此讳莫如深,出柜就等于宣布自己在犯罪,但同性恋酒吧早已在纽约地下蔓延,性身相异的男人和女人在这里安心地坦露自己。大麻,狂乱,喧闹,烟雾弥漫,空气污浊,Lexa的第一次酒吧经验并不完美,但穿梭其中的妓女、舞女爽朗热情又直面人生的态度,让她如鱼得水,一个跳滑稽脱衣舞的女孩甚至耐心地教她如何舞蛇。我和蛇有天生的缘分,大概是我成为女巫的预兆?我在幼年和家人去佛罗里达,一群孩子坐在花园的长凳上,忽然男孩们满脸坏笑,女孩们则惊叫起来。我的脖子上凉凉的,伸手一摸,原来是一条小草花蛇。我知道这是男孩捉弄女孩的恶作剧,但我一点也不害怕。

  西方传说里,蛇是诱惑和邪恶的象征。我一直为莉莉丝的故事着迷。上帝创造的第一个女人不是用亚当肋骨做出来的夏娃,而是莉莉丝。她和亚当生而平等,不愿对亚当唯唯诺诺,坚持用女上位,亚当不愿意,莉莉丝不顾上帝的威胁,飞离了伊甸园。后来她变身成蛇,诱惑夏娃服食智慧果。后来她被妖魔化了,成了黑夜女皇。

  Lexa把它看作女人主动获取自我意识的第一个契机,为了自由,不惜反抗,不惧误解。她把惟一的宠物蟒蛇命名为莉莉丝。她带着莉莉丝在纽约中央公园表演了好几年,直到有一天警察用枪指着我,让我带着莉莉丝离开,他们好像在一夜之间醒悟蟒蛇有危险。要知道,那时我还是小女孩呢!Lexa大笑起来,看得出来她以这段经历自豪。那时她已经开始留意巫术的讯息,跟随几个女巫接受了四年专业的魔法训练。Lexa信仰的教义认为女巫的力量来自风霜日月。于是我不再想把莉莉丝养在纽约的小公寓里了,它属于大自然,应该回到更适合它的生存环境。她为莉莉丝找了新主人,在阳光灿烂的佛罗里达,宽敞的院子才是莉莉丝的最好归宿。

  如果在五十年代之前的英国,我会被烧死!

  Lexa的职责之一是,为不同信仰的新人见证一个有效力的宗教婚礼她有职业女巫执照。哇!女巫难道不该是自由无拘的吗,怎么也要申请执照?Lexa摆出我就料到你要问的表情,想要从女巫集会毕业,得接受一定的训练,不过并没有正式的女巫执照。(调皮地眨了一下左眼)但我们可以在纽约州政府填写表格,证明接受过神职人员的训练,交纳费用、通过审核之后,就能获得与神职人员同样的资格。她说得举重若轻,但基督教和天主教的神职人员审核通过率很高,而女巫在美国获得承认只不过是近20年的事情。纽约的包容度越来越高,上世纪70年代我和女友不能公开约会,女巫也不能取得政府执照。如果在50年代以前的英国,别说成为神职人员了,仅仅是研究魔法,我就会被绑去烧死的!

  幸好她不是在上世纪50年代的英国,否则我们就看不到她撰写的那些可爱又实用的巫术启蒙书了。她的第一本巫术书籍《超市系女巫》(The Supermarket Sorceress)记录了75个咒语,涉及爱情、财富、治愈,甚至减肥,利用生活中唾手可得的材料,发挥神奇的魔力,例如在万圣节晚上把红苹果从中间切开,把一半奉献给神灵,有助获得爱情;青苹果则帮助获得名声这本书在美国卖到断市,女孩们把它奉为行动指南。恭喜你,终于找到了写作和巫术的完美结合。从女巫集会毕业后,我也试过撰写文章、出版书籍,遗憾的是都缺乏反响。经纪人提议我不如撰写与巫术有关的书籍,终于,它成功了。

  女巫的神秘经历:肯尼迪家族、公寓幽灵和911事件

  我处理的事件基本都是私人问题,按照行规,是应该为客户保密的。沉思了半晌,Lexa说可以讲述一个客户的经历因为她已经去世了。很多年前,一个女孩来到我的工作室,说希望和心爱的男人结为夫妻。面对着她,我眼前一片漆黑,这是厄运的象征,不知道具体会遭遇什么,但能肯定这是可怕的事情。女孩却态度坚决,并发誓绝不后悔。既然这是她的选择,我只得应允,带她进入魔法室,点起了蜡烛魔法阵。魔法生效了,没过几个月,女孩的照片就出现在各大媒体头版,挽着那个男人的手臂,笑靥如花。婚礼低调而隆重,她被誉为继第一夫人杰克琳肯尼迪后的又一美国偶像:她叫Carolyn Bessette,出身平凡,从Calvin Klein店铺销售做到了公关经理;他叫John F. Kennedy Jr,被刺总统Kennedy的长子,美国最具传奇色彩的总统家族继承人。结局众所周知,John F. Kennedy没能逃过家族的百年诅咒:在结婚三周年即将到来之际,他驾驶的飞机发生故障,和妻子一起葬身大西洋。

  一个女孩求你让前男友回心转意,你会怎么做?

  我会分析他们的星座,用塔罗牌看看他是否真的爱上了另一个人。如果背叛只是他对她曾经伤害的小小报复,一个治愈爱情的简单咒语就可以弥补两人的裂缝;如果他们之间缘分已尽,男孩找到了真爱,那么我会告诉她,施法不是不可以,但即使生效,最终也会反噬自身。

  你见过幽灵吗?

  在公寓里遇到过,一个穿着老式衣服的女人,她让公寓里的住客变得忧郁暴躁,经常在深夜摔东西。我用蜡烛魔法把灵魂聚集到镜子上,对她说你走吧。她就从窗户慢慢飘了出去。后来我上网查阅了公寓的历史,这里曾经是一家香水厂,一场火灾烧死了许多女工。她们的灵魂一直被困在这里,我看到的就是她们灵魂的集合体。

  在纽约这么繁华的大城市,犯罪率相当高,你会经常碰到冤魂吗?

  不多。最恐怖的是9?11事件之后,那么多悲伤、恐惧和愤怒的灵魂笼罩了纽约,聚集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我无法为他们做任何事,只能尽力去帮助活着的人。

  神灵把我领进探戈的世界,还让今生的爱人走到我面前。

  巫术是安身立命的基础,探戈则是无关功利的热爱,把Lexa的生活一分为二。发现探戈的魅力,得益于一次祈祷。有一段时间我的日子过得空虚无趣,就向掌管娱乐和刺激的神灵Chango祈祷,希望生活能变得充实轻快,不久就有人邀请我去观摩一场探戈演练。在Lexa的这次阿根廷探戈课堂上,老师讲起探戈(Tango)起源于非洲神灵Chango。我顿时震惊了,不正是Chango把我带到这儿来的吗?她跳了两年女步,又打起领结,穿上白衬衫和黑皮鞋,学起了男步,一跳就是十三年。Lexa的舞技渐渐炉火纯青,几乎抢走了男人的饭碗,也抢走了男人的女人一个男人曾经对她拳脚相加,因为她睡了他的女人。男人们会不会因为你跳男步而感到职业威胁?舞技太差、不愿努力的男人才会有不安全感,思想开明又具上进心的男人则会将我视为正当的竞争对手。曾经有一个学生很喜欢做我的舞伴,她的男人对此颇有怨言,后来她悄悄告诉我这个男人跳得很烂,希望我能给他上几堂课。他也真的来跟我学习,渐渐体会到了探戈的乐趣,也消除了对我的偏见。

  探戈带给她的,还有命定一生的爱人。她微笑着来到我面前说:我想和你跳舞。那一刻,好像太阳忽然升起,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我有一个清晰的预感:我会了解她,爱护她,直到我永远闭上双眼。她每日用女巫的方法做出祈祷,没有红苹果或蜡烛的助阵,却发自内心。不是每个祈祷都会获得回应,但是最虔诚的声音,神灵一定会听得到。Lexa说为爱人(她坚持用lover而不是girlfriend)做的最浪漫的事情,就是亲手为她制作美食。探戈和魔法之间的关系?嗯,探戈本身就是魔法,它让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之间擦出火花。爱情,才是世间拥有最大魔力的咒语。

  自从万圣节参加了Fox TV的脱口秀,Lexa的日程表就没有中断过,除了马不停蹄地参加客户的圣诞年会,还要筹划探戈教室的新年晚会。

  萨勒姆的女巫真实事件

  1692年,北美洲,马萨诸塞州萨勒姆镇,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牧师巴里斯9岁的女儿贝蒂巴里斯躺在二楼的床上,好象灵魂出巧了一样一动不动,可怜的孩子保持这样的状态已经有一整天多了,她那双平时眨巴不停的眼睛这个时候只能无神地、呆呆地望着屋顶上的木头天花板,突然,她会从床前倏地窜出去,跳向窗户方向,同时嘴里会发出一些含糊不清声音,她似乎看到天花板下有什么大鸟之类的神灵东西会加害于她,所以显得惊惶失措,每当这个时候牧师巴里斯总是用暴力把孩子抱回床上,这样她也许又会呆呆地观察起天花板来了。

  屋外,萨勒姆小镇笼罩在一片夜色的灰暗之中,镇中心教堂门边的街头稀稀拉拉的有些镇民在议论些什么事情,小镇上开始传说有女巫召唤来了鬼怪在害人。

  这一年,阿碧格威廉斯正好十七岁,精明、漂亮,本来生活很正常,作为镇上唯一一位牧师的姪女儿,生活过得很不错,但是谁知道阿碧格的堂妹子会得这样的怪病,从此开始弄得阿碧格的生活全乱了套了。

  还是在一年以前,阿碧格还是好好的一直在普洛克托家里做佣工,但是不久以前阿碧格被普洛克托先生辞退掉了,而且一直到现在再也没有人招阿碧格去做什么工作,巴里斯先生问过阿碧格是怎么回事,阿碧格回答说是普洛克托太太伊丽莎白拿她当奴隶使唤,阿碧格当然不愿意,所以就不干了,就这么简单。当然,也许阿碧格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你仔细看看这个孩子那双迷人又邪恶的眼睛,你也许就会猜想出普洛克托,不,是普洛克托夫人伊丽莎白为什么要辞退这个孩子了。阿碧格真是个精灵鬼,连德高望重、精明强干普洛克托也会上了她的温柔船,阿碧格会在大庭广众面前逼得普洛克托先生无处逃遁,现在,她又不顾家里的女奴蒂图巴的劝阻,杀鸡饮血诅咒伊丽莎白。当然,说不定阿碧格的功夫还是蒂图芭教的哩,在森林里,在月光下森林的空地里,难道会没有精灵鬼怪吗?

  就在贝蒂得病的前一天晚上,镇里的大姑娘小姑娘都还是好好的,阿碧格和贝蒂还有苏珊娜瓦尔考特、梅喜刘易斯大家都约好一起在森林里跳舞,月光下的森林空地充满了灵性,女孩子们跳着跳着就热起来了,首先是胖姑娘梅喜开始脱衣服,后来所有的姑娘都干脆脱光了衣服跳舞了,只不过跳得有一点点晚了,蒂图芭一直在边上忙活着,她帮大家烧了一大盆汤,只是不小心有一只小小的蛤蟆跳进了汤里,几个孩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了一点点汤,当时也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再后来,巴里斯先生赶了过来,他从树林边上探头进来观察的时候,有几个女孩子被吓呆了一会儿,而后,大家觉得跳得真的太晚了,这时,有人看到好象有什么东西从跳舞的人群中间飞了出去,好象是一套衣服、还好象是一个人、还可能是一个灵魂、或者是一只大鸟也是可能的。问题是第二天,贝蒂得了怪病,普特南太太家的唯一的孩子萝丝竟然也得了这样的怪病,难道她们生病只是一种巧合?会跟那只跳进汤里的小蛤蟆没有联系?镇民们可不这么想。

  事发之后,牧师巴里斯一直在问阿碧格你是不是召唤鬼魂来抓贝蒂的灵魂了,一开始阿碧格竭力否认、什么都不肯承认,但是随着赫尔牧师的加入,地方法官丹佛斯先生的参与,审讯终于有了第一次突破,事实是明摆着的,阿碧格突然尖叫着供出了黑奴蒂图芭是用巫术招魔鬼的人,是蒂图芭召唤来了魔鬼,所有参加跳舞的姑娘们都喝了蒂图芭烧的汤,都被蒂图芭招来的魔鬼收买了,阿碧格承认自己也是和魔鬼在一起并受魔鬼指挥行事的,但魔鬼确实不是阿碧格招来的,贝蒂和萝丝得怪病其实只是魔鬼缠身而已。

  随后,阿碧格供出了萨拉古德跟魔鬼在一起,奥斯邦大娘跟魔鬼在一起,布里奇特比肖普跟魔鬼在一起,阿碧格喊了起来,所有受审的女孩子都有直愣着眼睛喊了起来,她们在魔鬼那儿看到了名单,还有普洛克托大娘伊丽沙白阿碧格的前女主人。

  后来的几天时间里,阿碧格制作了一个诅咒布娃娃人偶,并在布娃娃的肚子下部插了一根针,再让普洛克托家的女仆玛丽将布娃娃送到了伊丽莎白手中,然后阿碧格就在一次午餐会上突然之间说不话来了,她没有任何预兆就跌到在地,直到巴里斯牧师在她肚子下部拨出一根二寸多深的铁针,真是铁证如山啊,阿碧格肚子上有一根针,普洛克托太太的布娃娃的肚子上也有一根针,这难道不是巫术还会是别的什么吗?在法官和警长的调查下,伊丽莎白最终也因施用巫术而被捕。随后,被阿碧格们指控为女巫的人也越来越多,许多无辜的村民被卷进了这声荒诞的愚昧的黑色漩涡之中。

  现在究竟是伊丽沙白施展巫术报复阿碧格还是阿碧格借机利用法庭报复伊丽莎白,你搞清楚了吗?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中年黑女奴蒂图芭自己也在严刑拷打之下供出了自己联系魔鬼的罪行,她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承认了自己女巫,还编造了并不存在的魔鬼与其他白人信徒们窜通害人的事实,其他女孩子们也借此机会,纷纷指证镇上那些心地不正的村民借巫术害人的事实。蒂图芭是个乖巧的黑人女佣,她的出身情况镇上没有几个人知晓,干活也很勒快,但有的时候会表现得神秘兮兮,还有传说说她能与死去的人说话的,还会念咒召唤鬼魂,难道不是她在召唤精灵鬼怪来害人吗?大家都知道,单靠阿碧格一个人是召不来鬼怪的,一定是这个险恶的黑人女仆引出来的事情,这个事情要止住,必须得动用法律武器了,请法官来调查清楚,然后该处绞刑的应该毫不手软。

  此事终于惊动了英王的代表以及大城市的法官们,这些大人物们纷纷来到萨勒姆审问巫师,而也许我们还应该趁此机会把镇上其它怪事也搞搞清楚,普特南太太以前生过六个孩子,结果一个也没有活下来,一定是有原因的,也许这也是有人在作怪,现在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还有,那个专门读歪书害人的考莱大妈也被揪出来了,镇上的人们都发疯了,所有与魔鬼有关联的事情都被揭发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可怜的村镇,如今已经不成样子了,所有的仇恨在心的人都想得到报复,而且真的所有的仇敌都进了监狱或者上山顶上的绞架,所有的冤仇都在偿还之中,镇子里谣言四起、人心惶惶,每一个镇民都陷入于恐惧之中,每晚女主人们都在家里祷告招魂,基督统治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每天都有人尖声嚎叫、掐别人的脖子、直愣愣走路,所有人,任何人,一旦跟魔鬼搭上勾就很难摆脱,自私、软弱、卑劣、凶顽,人性的真实都暴露无遗了。

  最后的真相

  1692年1月20日,北美马萨诸塞州的萨勒姆小镇,9岁的伊丽莎白巴里斯(Elizabeth Parris)和11岁的阿碧格威廉姆斯(Abigail Williams)开始有一些奇怪的举动,比如放肆的尖叫,痉挛发作,精神恍惚的状态和神秘的咒语,一些其它的萨勒姆的女孩开始显出类似的举止。

  2月

  中旬,医生推测这些女孩是受到了撒旦魔鬼的影响。下旬,牧师萨缪尔巴里斯(Samuel Parris)举行祈祷仪式和集体禁食,希望将这些女孩从污秽的邪恶中解救出来。为了让女巫暴露出来,约翰印第安(John Indian)烘烤了一块用黑麦粉和那些受病折磨的女孩的尿液做女巫糕。这些女孩子被迫指出痛苦的根源,她们指出蒂图芭一个巴里斯家的加勒比印第安奴隶和莎拉古德(流浪的乞丐)和莎拉奥斯本(贫穷的老妇人)是女巫。审讯后奥斯本和古德坚持无罪,而蒂图芭则承认看到过那个向她显现的恶魔:有时像一只猪,而有时像一只大狗。而且,蒂图芭作证,莎拉是女巫共谋。妄想症的种子撒了下来,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其他镇民前来作证他们也被伤害了或者看到了一些某些村民的离奇的现形,很多不同的人都遭到了控告。被指控的一般都是妇女。

  3月

  12日,玛萨科尔利(Martha Corey)以巫师罪被控;19日,瑞贝卡诺斯(Rebecca Nurse)被指控为一个女巫;28日,伊丽莎白普罗科托(Elizabeth Proctor)被指控为一个女巫。

  4月

  3日,莎拉科里尔,瑞贝卡诺斯的姐妹被指控为一个女巫;11日,约翰普罗克特(John Proctor)也被指控和关押起来,19日,一个受审者说:至死,我都否认。。

  5月

  2日,另一个受审者说:只要我活着,就要说出真相。,4日,乔治布尔福斯(George Burroughs)在缅因州威尔斯地区被捕;10日,玛格丽特招供并证明他的祖父和乔治布尔福斯都是巫师。莎拉奥斯本死于波士顿的监狱中。一个受审者说:他们告诉我如果我不招认,我就会关到地牢里然后被吊死,但是如果我坦白我就能保住我的性命。,18日,玛丽伊斯提从监狱中放了出来。然而,因为控告她的人的呼吁和抗议,她第二次被捕。27日,  州长菲普斯成立一个由七位法官组成的高等刑事特别法庭,用来审问巫师案。这些官员按照他们自己的判断,权衡了各种难以理解的迹象,包括那些坦白的供词,超自然的特征和那些受害女孩的反应。这些灵异的痕迹都是基于对一个无罪之人对于魔鬼的恐惧,而不是事情本身那令人争议的本质。

  6月

  2日,高等刑事法庭一审以恶意巫师罪判处布瑞奇比绍普死刑;她年纪较大,乐衷传播流言蜚语,而且生活淫乱放荡。10日,布瑞奇比绍普在塞勒姆被处以绞刑,这是此案中由官方处死的第一人。布瑞奇比绍普处死前申明:我不是巫师,我是无辜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她死后,巫师案的指控愈演愈烈,但是也有人反对,很多镇民为他们认为无罪的人签名请愿。29日~30日,瑞贝卡诺斯,苏珊娜马丁,莎拉王尔德,莎拉古德和伊丽莎白豪被判以巫师罪。一个受审者说:哦,主啊!帮帮我。这不是真的。我是清白的。我的生命就在你的手里。

  7月

  19日,瑞贝卡诺斯,苏珊娜马丁,莎拉王尔德,莎拉古德和伊丽莎白豪被处以极刑。伊丽莎白豪表示这就是我活着的最后时刻了,上帝知道我是无罪的,苏珊娜马丁说:我没有参与巫术。

  8月

  2日~6日,乔治雅各布爵士,玛塔凯瑞尔,乔治布尔福斯,约翰和伊丽莎白普罗克特和约翰威拉德(John Willard)被判以巫师罪。玛塔凯瑞尔我是被冤枉的。你们要意识到这些家伙精神已经不正常了,这是不可饶恕的。;19日,乔治雅各布爵士,玛塔凯瑞尔,乔治布尔福斯,约翰普罗克特和约翰威拉德被吊死在绞架岭(Gallows Hill)。 乔治雅各布说:我是被诬告的。我从来没有做那些。。

  9月

  9日,玛萨科尔利,玛丽伊斯提,爱丽斯帕克,安(Alice Parker),安普蒂特(Ann Pudeator),道格拉斯豪尔(Dorcas Hoar),和玛丽布瑞德布里(Mary Bradbury)被治罪。玛丽布瑞德布里说:我要审冤。我和这种罪恶完全无关。;17日,玛格丽特斯科特(Margaret Scott),维尔莫特里德,萨缪尔瓦德维尔(Samuel Wardwell),玛丽帕克,阿碧格福克纳(Abigail Faulkner),瑞贝卡伊美思(Rebecca Eames),玛丽蕾丝(Mary Lacy),安福斯特(Ann Foster),和阿碧格霍布斯(Abigail Hobbs )被审问并定罪;19日,71岁的老人加尔斯科尔利(Giles Corey )因为拒绝审讯被压死;22日,玛塔科尔利,玛格丽特斯科特(Margaret Scott),玛丽伊斯提,爱丽丝帕克,安普蒂特,维尔莫特里德,萨缪尔瓦德维尔和玛丽帕克被吊死。

  整个案件绞架山吊死了19人;一人被重石砸死;还有几人死于监狱;将近200人被指控实施魔鬼的法力。

  1697年1月14日,殖民政府大法庭下令为萨勒姆惨案绝食并反省一天。

  1702年,大法庭宣布审判非法。

  1711年,殖民地通过一项法案,给受到无端指控的人们恢复权利和名誉,并给他们的后代提供(每人)600英镑的赔偿。

  至250多年后的1957年,马萨诸塞州正式为1692年发生的事情道歉。宣布为塞勒姆审巫风潮中的所有受害者恢复名誉。

  加纳一名72岁的老妇被当作女巫活活烧死

  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29日报道,一名72岁的加纳老妇亚玛赫马,被一伙暴徒指为女巫,他们将她浸入煤油后点火烧死。这伙人中包括一名教会牧师,是他首先指控这名老妇是女巫的。这些人称,赫马承认了女巫身份。

  赫马来自加纳首都阿克拉附近的港口城市特码地区,目前5名与赫马之死有关的人已经被逮捕,此次事件受到人权组织和女权人士的强烈谴责。嫌疑人拒绝承认自己犯罪,宣称他们是在祈祷,将邪恶灵魂从这名垂死老妇身上驱走。

  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官称,11月20日早上,当地牧师弗莱彻桑格前往特码去看妹妹,当时看到赫马正坐在妹妹的卧室中。随后桑格拉响了警报,吸引邻居的注意。桑格宣称赫马是当地著名的女巫,在对其进行严刑拷打后,迫使其承认自己的女巫身份。他们将赫马浸入煤油中,然后放火烧她。

  警官称,一名实习护士偶然路过发现了这起野蛮行为,救下了赫马,并且将其送往警察局。随后,赫马被转往医院,但第二天死亡。目前,赫马的尸体保存着警察局天平间内,等待解剖。

标签: 女巫 真实 活着 下场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