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时期的文字狱受处分者上千人,起因到底是什么? - 异奇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野史 >

乾隆时期的文字狱受处分者上千人,起因到底是什么?

编辑:admin 时间:2020-08-01 奇闻指数: 手机版

  乾隆时期,发生了一起被称为“伪稿案”的文字狱,清政府明察暗侦,广捕大打,历经两三年,涉及17省,受处分者上千人;地市级以上要员被撤职查办的有数十位;为此人头落地的,更不知凡几。

  秋风常常起自青萍之末,大国往往溃由蚁民之力,谁曾想到,这桩惊天大案竟缘自一则小谣言?

  乾隆十六年八月,云贵总督硕色传真了一份材料给乾隆,说在安顺府看到一本小册子对朝廷放肆诽谤,甚至捏造朱批,内容反动。硕总督所言不虚,这本小册子明着是为谏皇上疏,实则洋洋上万言直指乾隆,罗列其有“五不解”“十大过”,恶毒攻击英明领袖。乾隆读了反乾隆稿,不由三尸暴跳七窍生烟,于是掀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文字大案。

  这案子最初的嫌疑人,一逮一个正着,因为文章不是匿名稿,而是实名举报,署的大名是孙嘉淦。

  孙嘉淦这厮有前科,曾屡次撰谏疏,很有文胆,是不怕死的角色。雍正时,他三次上疏,要求皇帝善待手足、取消杂税、停止在西部的战争。可杀兄宰弟、横征暴敛、穷兵黩武,哪一样不是雍正痛处?孙嘉淦却直捅其心窝子。

  雍正起了杀心,将其文章遍示群臣,展示冤枉,讨要怜悯:你们翰林能容得下这等狂生吗?!群臣不怜皇帝正受委屈,倒悯孙嘉淦将受戮首,公开说,他确实很狂,但我们佩服他的胆量。雍正的脑子没进水,过了很久才转怒为笑,“朕亦不能不服从其胆”,结果没杀孙嘉淦。

  孙嘉淦秉性不改,到乾隆时仍以直言敢谏闻名。孙嘉淦之于雍正和乾隆,好比李逵之于宋江,魏征之于李世民,到底是小骂大帮忙。

  乾隆也不算太过昏聩,还晓得孙嘉淦对他是无限忠诚的。这份书稿的作者显然胆子比孙嘉淦更大,性质已经不是孙嘉淦般的建设性时评,而是反动派那种破坏性的檄文。乾隆暗地通知孙嘉淦到密室讯问,判断这不是孙嘉淦真迹,而是他人假托孙嘉淦大名的假稿,故而查办这案件时将其定为“伪稿案”。

  案子到哪里去查?茫茫大清,谁是罪犯?况且这案子只能暗查,声张不得向全国发明码通电,发大清社通稿,那不等于向全国公开乾隆有“五不解”与“十大过”?所以乾隆走的是秘密逮捕路子,将密查任务交给督抚们,除行政力量外,还动用军队介入,责令步兵统领以及直隶、山东和湖南等地的要员,要放下经济任务与其他重要工作,专门给他揪人。

  督抚们也不是不卖力,只是一桩糊涂案,让他们怎么查?很多要员查了很久还是查不出头绪,也腹诽暗生,多大的一桩事,查什么查?山东巡抚准泰就对乾隆说,不过是屁民发个帖,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无庸深究”。御史书成也上疏说这是小事,不用让地方行政太分心使力,要将发展当做第一要务,地方领导天天去查人、夜夜去抓人,读书的、借书的、买书卖书的被抓了一大批,本来是要维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这么搞下去,倒是要搞得政局动荡了,本意维稳,弄成摇稳,实在划不来,“恳将现在人犯悉行免释”。

TAG标签: 乾隆(38)起因(4)到底是什么(25)文字狱(1)处分(1)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