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盛铎在学术上很有造诣,为何却是一个官迷呢? - 异奇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野史 >

李盛铎在学术上很有造诣,为何却是一个官迷呢?

编辑:admin 时间:2020-08-01 奇闻指数: 手机版

  李盛铎是光绪十五年进士,他是中国近代最负重望的藏书家,并有多部专著。然而这样一个有学术的人,却是一个十足的官迷,其谋官术冠绝一时。

  李盛铎最初被授为翰林院编修。京官中,七品翰林最为清苦,翰林院编修的俸禄,平均每月还不到八两银子。放差外任,可使羞涩的宦囊鼓起来,这自然是很多翰林梦寐以求的事。

  对翰林而言,掌院学士享有向皇帝推荐贤才的权力,他对自己印象的好坏,对自己的仕途至关重要。当时,掌院学士正是李盛铎的座师、同治帝的老师、理学大师徐桐。

  李盛铎为谋放差,可谓费尽心机。徐桐喜欢什么,他就准备什么。一次,徐桐召见诸翰林了解他们的学习情况时,问李盛铎最近读了什么书。李盛铎出其不意地答道:“数日以来,未尝读书。”不读书在干吗呢?“适够得菊花数十盆,罗列厅事中,终日静坐其间,为养心之一助而已。”在菊花环绕之下养心可称雅士,故徐桐赞道:“数日未与君相晤语,所见又进一步矣”。对李盛铎此举表示欣赏。接着他话锋一转说,如果是自己,则不需借助任何外物即可养心性,“似当较胜君矣”。李盛铎听后,作肃然起敬状,恭维道:“吾师造诣,已至颜子心斋坐忘境界,岂门生之所敢望?”这个马屁拍得徐桐颇为受用。

  “孝”是儒门弟子所认同和谨遵的最重要的伦常之一,理学家尤甚。李盛铎后来到徐家给徐桐的孙子当老师,有了近水楼台的条件,便抓住一切机会在理学大师面前秀自己的“孝”。徐宅在前门内东城根,李家在前门外西河沿,相距不算很远,但也不是很近。李盛铎在徐家授课结束后,必回自己家中省亲一次,以显示自己的孝顺,且每日往返时间不差毫发,而且无论寒暑风雨,他都是步行,绝不乘车。这一切,徐桐自然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自此对其另眼相看,自谓孙子有此良师可称幸事。殊不知,李盛铎在每日回家时,刚出门,并不乘车,但一拐弯,觉得徐桐不会发现他了,立刻乘车而去;回来时,也乘车而行,但距离徐宅不远处,即下车步行。即使这样,他也未必回家,即使回家,也未必对高堂嘘寒问暖。

  李盛铎知道徐桐十分厌恶洋人,一切西方货品都不用,甚至因其子在院子里吸食吕宋烟,而怒声斥责,并罚令儿子跪在暴烈的太阳下作为惩戒。李盛铎明知徐桐最恶鸦片,他自己也并不吸鸦片,却故意将烟具置于榻上。徐桐看见后,问是谁的,李盛铎答道:“门生因病,是以近来抽两口。”徐桐正色斥之,称鸦片是害人的玩意儿,上瘾后无法戒掉。李盛铎听后,立即摔烟灯,断烟枪,发誓说:“宁因病死,断不再吸此洋鬼子害人的东西。”徐桐反倒觉得过意不去,以后不吸就是了,何必要毁掉呢?而李盛铎毁掉烟具之后,更是整日正襟危坐斋中读书,两月不出门以“自省”。徐桐知道后,“益服其进德之猛,改过之速,为生平所未见”,于是逢人便夸赞李盛铎的知错能改之勇。李盛铎的倾情演出不久就有了成效:当年,他就在徐桐的推荐下得到了江南乡试副考官一差,终于走出了清水衙门。

TAG标签: 很有(5)学术(3)造诣(1)却是(8)官迷(1)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