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野人”有什么意义? - 异奇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未解之谜 >

研究“野人”有什么意义?

编辑:admin 时间:2020-08-01 奇闻指数: 手机版

野人想象图

近日,正在神农架拍片的美国著名导演卡梅隆,找到正在设计、布置神农架自然生态博物馆的一位科学家,请教中国有关野人科考的成果。当他听到生动的故事,看到神农架“野人”的脚印模型后,竖起了大拇指,惊叹道:太棒了,肯定有“野人”存在。我在中国拍的“野人”的电影一定会比《阿凡达》还精彩。这位执着的科技工作者就是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常务理事、奇异珍稀动物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方辰。

王方辰原本是学电气工程的,在电动车的研制上还获得过国家专利。从1985年开始,王方辰却开始致力于生态研究,而“野人”研究是他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猴娃的身世之谜

说起王方辰的“野人”的探寻,就不能不提起“猴娃”。1986年,30出头的王方辰还在国家环保部门做摄像工作,一次到湖北出差,他去了神农架。在这里他从“野人”研究者的口中得知,湖北长阳县有一个疑似野人后代的猴娃。当时,王方辰认为“猴娃”能为“野人”探索寻找到一个突破口,于是和同伴孙志勇立即赶往那里。猴娃的家在长阳县的栗子坪村,由于没有公路,他们只能徒步在山间穿行。路上王方辰他们从老乡那里听说,猴娃的母亲进山砍柴曾经被野人劫走,回家以后生下了这个怪异的孩子。

好不容易走进猴娃家,在与他父母的交谈时,猴娃凑过来与大家接近。“看到他以后,我心里怦怦地跳,连摄像机都有点抖了。一看到我们,猴娃也马上尖叫起来,颇有敌意地从地上抓起石子向我们丢过来,但他丢的方式与别人不同,不是从上往下掷过来,而是从下往上丢过来的。我们拿出香蕉给他吃,他一下子就老实了,独自一人坐在一边吃。”王方辰说。交谈中猴娃父母对是否曾被野人抓走过始终采取一种回避的态度,他们也不好触及人家心中“永远的痛”,这让猴娃的身份更加神秘了。

猴娃的小名叫犬子,大名曾繁胜,30岁了。王方辰观察后发现,他的头比正常人小,两个胳膊比较长,手甚至能伸到膝盖。他身高有1.74米,手脚都很大,走路时半弯着腰,耸着肩,晃晃悠悠的但挺快。猴娃不会说话,只能发出几种简单的声音。更让人惊奇的是猴娃从小到大无论寒暑都赤身裸体,不穿衣服和鞋子,没有羞耻感,但从来也没有生过病,身体很强壮,爱吃生的东西。生气的时候,猴娃会双手拍着胸脯往上蹦。

让王方辰记忆犹新的是,犬子头上有三道棱子。通常大猩猩、黑猩猩、猩猩以及长臂猿头顶上面有块突起的骨头叫矢状脊,但人的头颅经过进化,矢状脊早已消失了。为什么猴娃的脑袋上会有类似于矢状脊的突起?王方辰还发现,人的锁骨是一字形、横的,但犬子的锁骨跟猿的一样,呈V形。王方辰拍下了有关犬子的影像,留下了珍贵的资料。

TAG标签: 研究(98)野人(49)有什么意义(2)








本月排行